新闻动态

最好是初春,窗外透进淡淡的湿气和花香

时间:2017-06-11 21:55

 
 
  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
       品读小思的散文,一定要在夜深人静时。最好是初春,窗外透进淡淡的湿气和花香,沏一壶新茶,渐渐地,茶香和墨香缠绕,思绪随着文字在时光中穿行。朦胧的夜空,一弯新月时隐时现......
 
 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 
 
 
      人的一生,遇上过多少个一钩新月天如水的夜: 
      此夜,可能是良朋对酌,说尽傻话痴语; 
      此夜,可能是海棠结社,行过酒令填了新词; 
      此夜,可能是结队浪游,让哄笑惊起宿鸟碎了花影; 
      此夜,可能是狂歌乱舞,换来一身的倦意,却是喜悦盈盈; 
      但,谁会就在当下记取了这聚的欢愉,作日后散的印证?蓦然回首,人散了,才从惘然中迫生出一股强烈的追忆,捉住几度留痕;          
 
      聚、散、聚、散,真折煞人了! 
      今夕,人散后,夜凉如水,请珍重加衣。
 
 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触目横斜千万朵,赏心只有两三枝
 
 
  乘一夜寒波,侵晓无言,春已彩化了大地,人虽然后知后觉,幸仍赶得及策杖而来。疏影幽香,只是古人的吟咏,但触目动情,又岂限在这些字句? 
       仰首处,枝头朵朵竟遮不住云淡风轻的日子。别笑痴傻,真有人呆得穿红着绿,妄想与她竞艳,指指点点。也有人说我爱上了整座梅林。 
       爱梅林可以,爱两三枝可以,这算是随缘随分,大千世界,满目繁花,有时候就单只爱上那两三枝--于是,两三枝就是目中心里的整座梅林,花中有你,你中有花,缘便如此定了。
 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无言独上西楼,月如钩
 
 
    从前,满腔疏狂,便常笑王粲,要剪要理,也觉只不过是后主多情,偶尔爱上层楼,就坦然说:“哦!那是年青”。 
       今夕,风情很像一根系舟的缆,把时间系中,月也无言——能说什么?在这缺得如钩的夜里,“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”月该谢过诗人的怜念。 
      今夕,夜深得似一口无底的井,把时间团住,月也无言--对谁说呢?在这缺得如钩的夜里。
 
      夜深了,怎还不睡,那只为: 
      我爱造一个归去的梦,但又怕煞,怕那醒后的无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