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动态

六爷不是说村里要买咱们家老屋吗

时间:2017-05-26 21:17

 
  “爷爷,六爷不是说村里要买咱们家老屋吗?给好几万块钱,咱们家不就有钱了吗?……哎呀,可也是,六爷说话从来不算数,他说话没准儿,不
 
知是真是假。”瓜崽看着爷爷鼓捣瓦当,小声嘀咕着。
  “连你都不信,我信他?那些人都是不管别人死活的人,好事也能给你办成坏事儿,不会让穷人占便宜的,千万不能再上他们的当了。”
  瓜爷一边说一边找来几块破布,把瓦当一块块的包了起来,在老屋转了一圈想藏起来,拿不定主意放在哪儿。他夹着破包又转悠到院子里的老树下
 
,瓜崽在腚后跟着。
  天边已经出现了鱼肚白,瓜崽看着瓜爷回来转悠,就不耐烦的说:“爷爷呀,你都把我转悠迷糊了,折腾一晚上了,这些破瓦头子有啥用啊?像藏
 
钱似的!个头尺寸也不一般大,修老屋也用不上,瞅着倒是挺好看的,就你喜欢这些破玩意儿,谁还能偷去是咋地!”
  瓜爷回头对孙子说:“瓜崽呀,你想想,要是不值钱,你太爷能把这些东西藏起来?那都是古董啊!有朝一日把它卖给识货的,一定值不少钱呢。
 
有钱了,就能把你的嘴治好,你就能上学。唉!……”
  瓜爷抬头看着老树茂密的枝叶,用满是老茧的手拍了一下树身:“这棵树就是你太爷栽的,祖祖辈辈就你太爷有文化,念过大书,可最后经不起那
 
些人打他,斗争他,还是吊死在这棵老树上了。临死前暗示过我,没什么留给我的,他说他傻,书念多了,花大价钱买了些破瓦头子,最值钱的就是
 
那四块:四神兽瓦当。当时在南方他花好几百大洋买的。你想想,好几百大洋,现在得值多少钱?可那四块四神兽瓦当哪去了呢?……”
  “爷呀!还是把这些瓦当先放回烟囱洞里吧,堵上砖头没人知道。我想那四块值钱的瓦当啊,一定还在烟囱根儿底下,等你把我爸找回来,就让他
 
把要倒的烟囱拆了,把神兽瓦当挖出来,卖了,咱们就有钱了。” 瓜崽说着,拿过裹着瓦当的破布包,放回了烟囱洞里。
  爷孙俩简单的吃了口早饭,瓜爷准备去东山下面那个汽车站,坐七点钟去城里的长途汽车。他找出个黄书包,把卖瓜的钱放在里面,又给儿子带上
 
几个香瓜,把包斜背在肩头上,瓜崽送爷爷到路边。
  瓜爷摸着孙子的头说:“瓜崽呀,你现在是个懂事的孩子了,可爷爷离开你还是不放心,记住了,你不用烧火做饭,别失火把老屋点着了。蒸的馒
 
头还有不少呢,不爱吃了,就拿爷爷给你的钱去六爷家的食杂店,买面包香肠吃,别舍不得花钱。要不,爷爷再给你多留点儿钱吧?”说着,他要打
 
开黄书包,
  瓜崽摁着爷爷的手摇摇头:“不用。你看爸去还得花不少钱呢,爷爷你和人家讲讲价,别像你卖瓜似的,人家说多少是多少,听见没?”他把黄书
 
包的盖子盖上,认真的说。
  “唉!妈了巴子滴,儿子还没孙子让我省心呢,你爸这次惹的祸可能不小,好不容易今年瓜卖得好,赚点钱儿又要打水漂喽。你回去吧,我办完事
 
马上就回来。” 爷爷摆摆手让他回老屋,走了几步转身又回来了。
  “瓜崽呀,记住了别远走,千万别离开老屋,村里谁来也别让他们进院子,就说:等爷爷回来再说,听见没?” 瓜爷不放心又反复嘱咐了几句,
 
他给瓜崽拍了怕身上的土,抬头看看太阳,弯着老腰,步履蹒跚的向东山汽车站走去。
  瓜崽回到老屋门口,翘脚站在门槛上,望着远去爷爷老态龙钟的身影,慢慢消失在路的尽头,他豁嘴里开始呼哧呼哧的喘起粗气,他哭了。
  爷爷走了五六天了,瓜崽戴着脏兮兮口罩和爷爷的破草帽坐在大门口,天天往东山方向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