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司简介

公司的建筑用岩棉板春天来了

时间:2017-05-04 21:35

 
   
  忙了两天,海西就扔到了脑后,再拣起来,就想起几个学生。
  刚到海西,接的第一个初三班就有鲍勇 ,瘦小的个子,眼睛却透着机灵。听人说,他幼年的时候,爸妈就离婚,各奔前程,留下他跟着奶奶过。奶奶有哮喘,家里稍有个体力活都是他来干。看上学期成绩,他数理化都在九十几,英语却只得了二十二分。找他谈话,我说:“你现在英语不好好学,基础差,高中肯定跟不上.。英语落一大截,数理化再好有啥用?”“唉,我也想学,可基础太差,上英语课,一句也听不懂。原先,还能睡着,现在睡都睡不着了,真是活受罪!"“那我给你找个老师补补行不行?”“行,咋不行?”“那你每天午饭后早早来,还有星期天!”
  说活一个礼拜过了,也没见他来。下课问原因,低头半天不语,实在问地不行:“我没钱,俺爸寄来的钱,都给俺奶买药了!”“不要钱行不行?”
  后来几个月,一直到寒假,鲍勇都来跟彤爸补英语,当然我得时常巴结彤爸,怕半道撂挑子。第二学期,鲍勇就不补英语了,偶尔会来找彤爸背课文,彤爸说:“这是个人才,一学期时间,两三年的课全赶上了,现在当天学的课文,下课他就会背了!”。
  初中毕业,鲍勇考上了财校。三年财校结束,拿上大专文凭,工作两年,函授本科毕业,现在已经是注册会计师,在一家大型国企担任财务总监,这些情况全是前年彤爸到内蒙,鲍勇跟他得瑟的。那次彤爸呼和浩特一下飞机,保时捷坐驾相迎,五星级酒店下榻,喝的五粮液,嚼了不卡喉咙的鱼翅,全因学生鲍勇。
  有年带高二,班里有个刺儿头宋小辉,长得一米八几,英俊潇洒,有着鹤立鸡群的范儿,可就是不上道,谁也管不了。几届班主任都给他讲台边上放张桌子,一个人专用,酷似现在的VIP。让他坐大家跟前上课掐猫动狗,前后左右不得安宁,还时不时出个洋相起哄折腾,教英语的汤老师曾经被他气地,住了半个月医院。下课,邀上几个同伙,打架斗殴,惹是生非,盗卖电影院放映机始作俑着是他,砸了学校实验室的主意还是他。
  我算是遇上对手了,遇上了就得接招。
  叫他来办公室,夹着两本书,我手一伸,他给了我,一本《少年文艺》,一本《儿童文学》。哭笑不得,这就是一个高二学生的精神生活!“听说在班里大家都爱听你的!”“那是!”“既然这样,那就试试你的本事,让你就当班长,咋样?”宋小辉一愣,继而问:“真的让我当班长?”。
  宋小辉当了班长,少了一个刺儿头。班务工作好搞多了,而且许多工作我不用管,宋小辉聪明,而且很有感召力。安排下去,他就打理得井井有条。那学期,运动会,登山比赛,自行车赛,歌咏会等我班都名列前茅,除了锦旗,还得了一百二十块钱奖金,这是他的功劳。
  趁着元旦,我建议组织一次联欢,得了旨意,宋小辉和他几个死党,马不停蹄地忙开了,不到一个礼拜,就搞了一个有声有色的元旦晚会。主持是毛遂自荐的宋小辉,和漂亮潇洒的化学老师袁梅,俩人相得益彰,声情并茂。老师同学济济一堂,乐不思蜀。
  宋小辉没有考上大学,中学毕业,出去打工,后来回到海西,开了一家超市,生意越做越大,娶了心仪的女同学,生儿育女。偶尔他会来看我,冬天带着牛羊肉,秋天带着枸杞蕨麻,他说,自己没有放任自流,得感谢我。
  还有个学生齐雪,听名字,就是女生。有个礼拜天中午,没啥人的校园,前边教室闹哄哄地,顺声而去,七八个大男孩,抬着一个女生,颠着扔向空中。我一推门,纷纷揪着书包跑了。男生大多不认识,唯一的女生是我任语文课那个班的,叫齐雪,女孩咋这样?
  不长时间,有人跟我叽咕,说:齐雪怀孕了,你没注意?马大哈的我真的不知道。第二日早上,我一个一个学生叫上来,领作文本。齐雪上来时,下意识地拉着外套的下摆,本来苗条的身段,明显有些浑圆。
  下课后我赶紧找班主任,不要任其发展,没有再问,悄无声息了。
  白净窈窕,细眉细眼,有几分可人的齐雪,还有她那美妙的舞蹈《天竺少女》,至此告别了校园。
  十多年后,学生聚会,被邀的我见了齐雪,黑瘦黑瘦的,一条退色的奶油色连衣裙,不合时令的丝光袜,衬着运动鞋。不见了天竺少女的美丽风采,脸上淡然无光,眼眸呆滞。
  谁说:红颜薄命!其实很多时候是自己放任了自己,红颜没有罪。公司的建筑用岩棉板春天来了